105.1月快訊-2 我的故事專欄(2)投資與報酬/李家同(作者為本會理事長)

張貼者:2016年1月20日 下午6:49台灣精密工程學會   [ 已更新 2016年1月20日 下午7:30 ]

      老張是我們電機系同班的佼佼者,他不是死讀書者,但他有一個特色,那就是肯接受挑戰,也就是說,他很好強,事事都要表現得非常好,打籃球至少要打到系隊,爬山當然要登上玉山。畢業以後,他根本不唸什麼研究所就去工作了,而且令我們有點訝異的是,他從基層的維護工程師幹起,我們都搞不清楚他為什麼肯做維護工程師。其實他是有野心的人,他做了維護工程師就使得他對很多線路搞得很清楚,他常常嘲笑我們只知道幾個教科書上的線路,丟臉也。

      他有了經驗,可想而知的是他創業了,從此以後,他就一帆風順。雖然公司有起有落,但是他當年所創立的小公司,現在已是大公司了,股票早已上市,他也早就是億萬富翁了。

          十年前,他退休了,公司交給了專業經理人,他什麼都不管。我們問他為何不再管由他一手創立的公司,他的回答是挑戰性不夠了。當初成立公司的時候的確要克服很多困難,可是老張卻樂在其中,隨著公司的成長,對於老張而言,他的公司越來越穩,他反而覺得沒有什麼意思了。 

      他常和老朋友聚首聊天,有一位同學問他,難道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什麼值得挑戰的事了?他承認可以挑戰的事情多得不計其數,就以通訊工業用的各種電子儀器來說,都是外國製造的,價值連城,要發展通訊工業都需要用到它們。這些昂貴的電子儀器都是值得挑戰的,但是老張坦白承認他不敢接受這種挑戰,因為要造出這種高規格的儀器,起碼要五年,還不一定會成功,即使做了出來,能否賣得掉也是一大問題。因為這些想法,老張不敢投資了。同學們說他從小就喜歡接受挑戰,為何老了反而膽子小了起來。他說並非膽子小,而是他知道這種事情的困難度實在太高了。

       六年前,忽然有消息傳來,老張又創業了,而且他要發展的是一架非常高級的電子儀器,他所訂的規格也非常高。他花了很多時間物色好的工程師,他雖然是董事長兼總經理,但身先士卒,親自參與研發的工作。據說他絕不倚老賣老,很能傾聽別人的意見,大家慢慢地發現老張畢竟經驗豐富,而且也一直在看線路的書,所以大家工作得很起勁,進展得很順利。

       雖然號稱有進展,速度卻是很慢的。我們都知道,公司五年內都在燒錢,燒的全是老張的儲蓄。令我們佩服的是,老張一點也不緊張,他告訴我們這些老同學,燒錢是不可避免的,重要的是他們的進展很穩定的,距離出貨是越來越近了。

      一年以前,老張告訴我,他公司的產品已經賣掉第一架,而且客戶非常滿意,看來第二架也不會有問題了。我厚著臉皮問他一架儀器的售價,他說他們的儀器一架一千萬元台幣。這是第一架的價錢,第二架就更貴了,因為應客戶要求,他們的第二架儀器有更多的性能,當然價格也要高一點。

        半年前,老張告訴我,他們已賣掉了五架儀器,他所投資的資本都已回收,以後就會賺錢了。我正要恭喜他,他卻告訴我,他們公司已經又開始研發一架新儀器。我一聽,嚇了一跳,因為這種儀器世界上能做的不到五家。但是老張對此很有信心,他說他們的工程師一直在研究線路,新儀器雖然難做,他們卻不覺得太難,已有經驗也。

        老張說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成功了,而且他認為即使他的產品沒有成功,這些工程師的經驗絕對是有價值的,我們整個國家有了這一批極有能力的工程師,絕對是一大幸福也。

       我當然好奇,為何當年大家勸他冒險,他都膽小如鼠,不敢貿然投資,後來忽然肯自掏腰包投資了,這個轉折究竟是什麼引起的?老張竟然賣起關子,他說這其中說來話長,既然我有興趣知道,他願意講給我聽,但我必須陪他到新竹縣的尖石鄉去走走。

       約好了時間,老張準時到了清大,我們吃了午飯,就上山去了。老張告訴我,我們要去拜訪一位他的高中同班同學老王。老王是他高中班上永遠的第一名,畢業以後,立志要去擔任小學老師,大家都搞不清楚他為何如此。更不容易的是,老王從一開始就去了尖石鄉,在那裡教了四十多年的書,最近才退休,但仍住在山上。

          這位王老師的家很舒服,有不小的院子,一隻大黃狗來歡迎我們,王太太熱情地倒茶給我們喝。沒有多久,來了一批小孩,一看就是小學生,原來王老師雖已退休,仍然幫助當年的孩子補習功課,今天他們下午三時開始上課。

        我和老張在旁邊旁聽,覺得好有意思。今天一開始是教數學,小孩子已是六年級的學生,王老師教他們負負得正的玩意兒,然後又教英文,教的是現在式和現在進行式。

       這些孩子畢竟年紀還小,喜歡打鬧,尤其有兩個男生,坐在一起,一直用腿互踢對方。有一位用力過猛,另一個應聲倒地。王老師立刻下令將兩個男生分開,以後每個男生旁邊都是一個女生,男生也好,女生也好,都老大不願意。

        教完了,輪到我們兩位臨時助教看看他們做練習。我負責英文,這才發現這些孩子寫簡單的句子也不停地犯錯,老張負責改正負數習題,也是一頭大汗。

       做完習題,孩子們收拾書包,卻不離開,等著吃師母替他們準備的牛奶和餅乾。我們兩位助教當然也各有一份,都吃得津津有味。

      我這才知道,這些孩子似乎的確是需要課後補習的。王老師告訴我,這裡的孩子家庭作業不會,家裡無人可問,這裡沒有補習班,也沒有人可以當家教。即使有補習班和家教,家長也請不起,所以王老師一畢業就下定決心來這裡,他要接受一個挑戰,他要使這裡的學生至少學會最基本的學問,雖然不能進入明星中學,但當有足夠的競爭力可以在社會生存。

       王老師在尖石鄉整整教了四十多年的書,他很認真地使每位孩子都有不錯的基礎。

        老張的謎,現在打開來。老張有一次來看老同學,發現他的老同學所接受的挑戰,遠遠超過他當年所接受的。王老師之所以肯接受這種艱難的挑戰,因為他有犧牲的精神,王老師將他的一生都奉獻給了這些孩子。而他呢?他雖然老了,有很多的錢,卻捨不得將這些錢做冒險的投資。自從看到了王老師,老張忽然看開了,他說留下遺產給誰呀?他的孩子都已自立,不需要他的遺產,因此他立刻決定拿出錢來投資了,當然這個投資是很有挑戰性的。

          昨天,老張請我們一批老人去他們公司參觀,來的都是他大學和高中的同學,還有王老師。做簡報的工程師大概三十幾歲,講得非常清楚,回答問題也很精確。一切結束了以後,這位工程師忽然問王老師,“王老師,我是李漢翔,你認得我嗎?”王老師一開始一臉茫然,後來顯然是想起來了,他沒有說一句話,卻上台去擁抱了那位工程師,我們都注意到王老師和這位工程師事後都要擦眼淚。

         後來,我們搞清楚了,李漢翔幾十年前是王老師的學生,國中也在尖石唸的,高職就到山下了。他高職畢業,也唸了工學院,畢業以後從維護工程師做起,很用功地搞清楚線路。老張到今天才知道他是王老師的高徒。

        老張和王老師都做了特別的投資,兩者都有冒險性,為什麼他們肯冒這個險?都是因為他們的投資不是為了自己。老張在午餐的時候告訴我們,他會將他絕大部分的儲蓄都投資在高難度的研究發展上,他說即使全部收不回來,國家社會是投資的受益者。王老師一輩子幫助這些偏鄉的孩子,他投資的受益者也是國家社會。可惜很多有投資能力的人卻沒有這種想法,也許我們管理學院的教授們應該教教這種另類的投資。當然,也必須告訴大家,這種投資的報酬是整個社會拿到的,而不是股東個人。


李家同

清華大學、靜宜大學、暨南大學榮譽教授 

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董事長 

劃撥帳號:22482053
(300)
新竹市光復路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網站http://erdos.csie.ncnu.edu.tw/~rctlee/article/index.htm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people/%E6%9D%8E%E5%AE%B6%E5%90%8C/100007748738834
助理:林小姐 03-5715131,x3504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