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快訊-1: 為台灣加油打氣專欄_台灣的機械在穩定度上的發展 / 李家同 (作者為本會理事長)

張貼者:2015年9月6日 下午8:54台灣精密工程學會   [ 已更新 2015年9月6日 下午8:54 ]

    我們買新車的時候,其實會感覺到只要是新車,車子一切的表現都非常之好。可是有些車子在新的時候的確是不錯,過了若干年以後就會有問題。也有一些車子時間拖了很久,這個車子仍然沒有太大的問題。相信大家都會喜歡那些時間久了仍不出問題的車子。

    如果一家工廠要購買一架機器,穩定度就更加重要了。每一架機器的價格都相當之貴,不是一支鉛筆可以丟掉,所以我們好的機械公司所生產的機器不僅僅在新的時候精確度非常好,而且希望在一段時間以後,這個機器仍然維持它的精確度。

    一架機器的內部當然有非常多的零組件,這些零組件的精確度如果非常之高,材料也非常好,機器運作以後,零組件當然會有些微的磨損,如果這個零組件當初做得非常精密,公差非常之小,長時間下來,這個零組件仍然維持原狀,這架機器當然也就是一架穩定的機器。

    如果我們看國家最近的零組件公司,我們不難發現這些零組件公司的水準正在提高,也就是說,我們的確在朝向精密零組件的方向發展。可是最使我印象深刻的是,很多設備廠商有自己的檢驗機器,這些檢驗機器都是他們自己發展出來的,對於不同的零組件,他們有不同的檢驗儀器,所以他們不會使用任何不夠精密的零組件。這種自行發展的檢驗儀器也迫使國內的零組件廠商所做出來的零組件會愈來愈精密。

    我們常常說不因善小而不為,假設我們所做的鋼珠精密度不夠,過一兩年以後,鋼珠就會有一些變形,這個變形會使得某一些零組件磨損,其最後的結果是這架機器完全失效。不要忘記,在機器出廠的時候,它的精密度是相當好的。

    一架機器一定會有所謂鑄造的過程,因為我們總要將金屬暫時變成液體然後再還原成固體。這裡面就牽涉到很多的過程,其中據我所知有一個退火的過程。我當然對退火搞不清楚,可是我知道退火有很多的技術,它可以一次或多次,所以我們必須要知道究竟該多少次退火。除此之外,我們還要知道每次退火的時間該有多長;如果幾次退火,每次中間的間隔是多少。這些不同的退火程序都會對於最後金屬的穩定性有很大的影響。

    在過去,很多公司將鑄造出來的材料送到北方非常冷的地方保存五六年,看它是否仍然沒有問題。其實這種做法有一個奇怪的缺點,那就是萬一你所做出來的金屬被發現是不穩定的,可是已經為時已晚。

    我最近看到台灣有一家機械設備工廠,他們很認真地對於鑄造過程做大量的實驗,每次實驗的結果再使用一種非常高級的儀器來看金屬內部的結構。這些工程師當然不是普通的工程師,他們知道金屬的內部結構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所以他們其實可以做出一個結論,哪一個鑄造過程對他們是最好的。經由這種研究,他們的機械設備也就更有穩定性。

    我寫這篇文章無非是要希望大家知道我們的工程師是相當注意基本技術的,他們知道唯有很徹底地掌握住關鍵性技術,他們才能生存,也才能夠出人頭地。我們國家一定要往精密工業發展,而精密的設備一定要有精密的零組件。如果我們的精密零組件必須外購,很多先進國家有可能不再賣這種精密零組件給我們。如果我們的零組件不夠精密,即使機器在新的時候表現得相當好,但是幾年以後,這個不夠精密的零組件就可能因為磨損而使得這架機器不再是精密的機器。

    尤其使我感到欽佩的是,很多工程師對於任何一個小的問題都不忽視。鑄造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可是我們的工程師不會就照本宣科,用最普通的方法來鑄成,而是很認真地設法知道有關鑄造的基本學問。當然,這些工程師的學問也是相當好的,他們不僅僅能夠測試一些金屬的性質,也能夠深入探討金屬的內部結構。對我來講,這些都是很不容易的事。

    仍然在此希望大家對台灣的工業有信心,因為我們很多工程師在腳踏實地地做往下扎根的工作。他們知道唯有如此,才能夠使台灣的工業往上提升。我們應該給他們一些掌聲。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