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精密工業 技術的細節是關鍵/李家同(作者為本會理事長)

張貼者:2016年9月1日 下午10:11台灣精密工程學會   [ 已更新 2016年9月1日 下午10:13 ]


經濟部 8/30/2016 工業 名家論

 

作者:李家同/清華大學榮譽講座教授 
 
我曾經在經濟部的名家論寫過一篇文章<我們國家應該強調精密工業的發>,現在我想談談該怎樣做才能有精密工業。

首先要承認我們的精密工業是還在起步的階段,和先進國家仍有一段距離,但是我們已經有相當不錯的基礎,極有可能會有不錯的發展。可是,也一定要知道,精密工業不是可以用金錢在短時間內得到的,也就是說,不要以為我們用錢去購買外國的技術就可以做出很精密的工業產品,因而我們可以聲稱自己已有了精密工業。這是絕對錯誤的,因為這種做法會使得我們的工程師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我們僅僅是學會了如何操作那些精密儀器而已,對於這些精密儀器,我們可能完全不知道是如何發展出來的,它為什麼會有這種性能?我們雖然會依照外國人的指示來製造工業產品,但是我們不知道這些技術細節的來源,比方說,我們知道在某一個程序中溫度應該多少,但是不會知道為什麼溫度要如此。因此一旦外國有了新的技術,我們的工廠就落伍了。 
 
發展精密工業,必須徹底地了解技術的細節,這些細節也不可能完全來自書本上的知識,而是要經過工程師長時間的研發,這種研發當然包含各種實驗。換句話說,要發展精密工業我們必須從基本做起。我們國家之所以不能夠做出非常精密的工業產品,往往是我們未能掌握一些最基本的技術。比方說,焊接一直被認為是非常基本的技術,普通的焊接當然誰都會做,精密的焊接就完全是兩回事了。無縫焊接就是精密焊接的一種,可是這種焊接以我們台灣來講,只有兩三家工廠會做。再舉一個例子,我們都知道化工界有一種混合分散的技術,我們在家裡燒菜的時候,其實也是在做混合分散的事,可是如果我們要將液體裡的顆粒混合得非常均勻,顆粒不能互相碰到,但又不能離得太遠,這就不容易了。但是如果我們要有精密的工業,我們一定要能夠在混合分散上做得非常之好。  
 
過去經濟部大力推行的工業基礎技術發展計畫,就是往這個方向走。舉一個例子,我們希望有高頻率的示波器,但是我們知道要有這種示波器,我們必須要能夠自行製造高頻率的一些積體電路。值得高興的是,這個研究計畫做得相當不錯。高頻率的積體電路做出來以後,高頻率的示波器才能夠成功。  
 
如果政府希望國家能有越來越精密的工業產品,就應該從制高點上選擇幾項非常有挑戰性的工業產品,比方說,規格更高的工具機、基地台所使用的各種通訊設備、各種高規格的特用化學品、研究發展用的各種儀器等等。重要的是,我們一定要要求工程師在發展的過程中,必須掌握最基本而且最關鍵性的技術,絕對不能夠用購買的方式得到最關鍵性的技術。這種作法一方面使得我們國家有精密的工業產品,但是它的最重要功能,乃是在打下我們國家深厚的工業基礎能力。  
 
問題是,政府不能有速成的想法,當然我們不能讓工程師偷懶,但也不能要求工程師在短期之內克服各種困難。根據我們過去的經驗,只要當初我們的規格訂得很切實際,我們的工程師通常是可以完成任務的。  
 
國家總不能沒有雄心壯志,我們總應該要有野心,使我們能夠在最後做出非常有挑戰性的工業產品。如果沒有這種雄心壯志,是不可能有非常高級的精密工業。

 



李家同
清華大學、靜宜大學、暨南大學榮譽教授
 
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董事長
 
劃撥帳號:22482053
(300)
新竹市光復路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