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我見我思:台灣為何輸芬蘭

張貼者:2018年3月6日 下午11:03台灣精密工程學會   [ 已更新 2018年3月6日 下午11:03 ]

最近常常聽到有關於我們國家手機工業的消息,很多人因此談到諾基亞(Nokia)。絕大多數的國人都只知道諾基亞公司在手機上的失敗,可是很少人知道諾基亞並不是靠手機的公司。他們早就從事開發基地台的設備,而且在世界上極有地位。我們的手機發出的訊號都是要送到附近的基地台的,可以想見的是,基地台至少有一個收報機,當然基地台也要回訊息給我們的手機,所以它也一定要有一個發射台。

但是基地台還是要將我們的訊息再送到另外一個地方,這裡有一個交換機。比方說,你在花蓮要打電話到台北,花蓮的基地台先將你的話送到某一個交換機,交換機會將你的話送到台北的某一個基地台。但是,一個基地台還要應付上千個手機,所以基地台的設備可想而知絕不簡單。

諾基亞公司在2016年併購了法國的阿爾卡特-朗訊公司,成為世界上3大通訊公司之一。值得注意的是,諾基亞公司在賣手機的時候就知道他們也應該要有工業用的產品,不能完全靠消費者使用的產品,因為消費者的愛好可能會變,而工業用的產品一旦被採用,大多數都有所謂的長尾效應,而不會輕易地改變。

但是基地台設備相當複雜,全世界能夠生產這個設備的國家不多。諾基亞公司是在芬蘭,芬蘭才只有500萬人左右,我們可以說她的產品是沒有國內市場的,因此必須靠全球市場。如果諾基亞公司沒有野心,他們不會從事這種設備的開發;如果他們沒有自信心,也不敢投入大量資金來開發這種設備。

台灣能不能開發這種設備?以我們擁有的工程師人數和技術水準,我們絕不會亞於芬蘭,但是我們顯然地是沒有野心,總認為這種基地台通訊設備只有大國才會有,我們就做比較簡單的通訊設備算了。而且我們也缺乏自信心,我們常常會認為我們的工程師不夠厲害。其實台灣有的是非常優秀的工程師,但總是要有人請他們做有挑戰性的工作,否則他們是無法發揮潛能的。

要開發具有挑戰性的工業產品,時間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不可能要求這種工作在短期內完成,也就是說,我們要有耐心。南韓在記憶體方面的研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們極有耐心,鍥而不捨地做研究,現在他們的技術在全世界都是遙遙領先的。

缺乏野心、自信心和耐心會造成國家社會對挑戰性的研發投資沒有興趣,很多人只想到小確幸,當然不會下大量的資金來做研發。民間如此,政府也有這種現象,因此2300萬人的台灣比不上500萬人的芬蘭,好可惜!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