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我思我見:要智慧也要精密

張貼者:2018年1月25日 下午9:02台灣精密工程學會

20171130 20:32   李家同  國立清華大學榮譽教授

 

我們國家幾十年來在科技上,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重點。我記憶所及,最早的重點是「自動化」,我記得那時候政府強調倉儲一定要自動化,果真我們國家很多公司的倉儲相當地自動化。然後應該是「奈米科技」,那時候我常常碰到不認識的教授,當然會問到他的專長,回答多半是奈米科技。接踵而來的是「雲端」、「物聯網」、「大數據」等等,當然目前最紅的是「人工智慧(AI)」。很多政府官員說,今年是AI元年,我1967年的畢業論文就有關於AI的,所以我是AI紀元前的人物。更有趣的是,很多官員鼓勵全國拚AI

現在看看工業界在拚什麼。有一家台灣的公司,他們要製造一種非常精密的設備,這個設備並不大,是用在別的機械裡的,可以說是一個感測器。因為要達成非常精密的感測,所以這個設備內部的零組件也就要非常精密。這家公司從瑞士買了全世界最好而且特別的工具機,但是做出來的零組件仍然不符合他們的要求。這家公司並沒有放棄研發,他們花了整整兩年的功夫,設計了一個特別的研磨機,因為他們所需要的研磨是一般公司做不到的。因為有了這架研磨機,他們的零組件也都夠精密,最後的設備總算達到精密的要求。

我們國家所需要的工業一定要精密,但是很多大官似乎只談「智慧」而不談精密。我們如果要有一個非常有智慧的機械,可以想見的是裡面必定有很高級的感測器,不然這個機械如何知道做什麼樣的動作。感測器一定要精密,否則這部機械雖然有些智慧,可是動作極不穩定,這有點像一位老先生,雖然腦筋很清楚,但是手有點抖,他實在不能做任何很精密的動作了。

我對於我們國家的工業界是相當有信心的,因為我們國家的確有很多熱衷於科技的工程師,他們不呼口號,也不追隨時尚,但是一直在求工業上的進步。感測器有很多等級,簡單的感測器是很容易做出來的,可是我們國家不能夠只做簡單的設備,因為這種感測器別的國家也會做。這次我們需要的是研磨的技術,研磨是一個最基本的工業技術,但也絕對不是很容易的事,當然也不是AI能夠解決的。製造這部研磨機的工程師不僅要懂機械,還要瞭解光學和化學,虧得我們國家有這種好的工程師。

我們要注重最基本的工業技術,不要高唱口號而應該全副精力地往下扎根。如果我們的工程師不會設計機械,對光學瞭解不深,對研磨液的選擇也沒有經驗,最後的結果是我們不可能有好的工業產品。希望政府能夠鼓勵全國工程師都有好的工業基礎技術,這樣才能接受挑戰。

 

Comments